當前位置 首頁 >> 履行職能 >> 建言獻策 >> 正文
【全國兩會 履職建言】
2019年3月11日
    

  關于新稅法中有關文字作品報酬條款的建議

  全國人大代表、民進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作協副主席 潘向黎

  2019年開始,個人所得稅開始實行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其中和文字作品報酬有關的納稅問題引起文學界、出版界乃至整個文化界的廣泛關注和強烈議論。

  根據本代表向上海稅務部門反復調研了解到的情況,新稅制比較合理之處是:采納了專家和社會公眾意見,為鼓勵創作,稿酬所得在允許扣除20%相關成本費用基礎上,繼續保留了原稅法規定,按照70%計算優惠,兩項因素疊加,稿酬收入相當于按照5·6折計算納稅。稅務部門認為已經大幅降低了作家的稅負。

  但是,進一步研究新稅法以后,發現按年征收的綜合計征分四類: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特許權使用費。而出版文字作品,多年來實行的是寫作者在稿酬、版稅等幾種付酬方式中自由選擇(在出版合同中選定然后簽約),這也是完全按照相關法規來施行的,所依據的是《使用文字作品支付報酬辦法》(2014年9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版權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令第11號令公布,自2014年11月1日起施行)第三條?梢,版稅的付酬方式在法規中和現實中都是向寫作者支付文字作品報酬的方式之一,當然應該享受針對稿酬的優惠征稅折扣。

  但是現在稅務部門對這個問題存在認識和解釋上的模糊,有的認為出書的版稅應該歸于“特許權使用費”,不能享受針對“稿費”的優惠政策,有的則認為這是個模糊地帶。這樣的定義和理解,勢必影響施行的統一性,也很難讓文學界、出版界和社會公眾接受:一樣的精神勞動,一樣的精神產品,同一個作者,同一本書,僅僅因為按照法規選擇了不同的付酬方式,在稅收方面的待遇就不一樣?

  因此建議:(1)嚴格區分兩種概念的“稿酬”:寬泛意義上的稿酬(即文字作品所帶來的所有報酬)和小概念的稿酬(即以每千字多少錢,或基本稿酬加印數稿酬,或按照雙方約定一次性支付的支付方式和具體金額)。建議用“文字作品報酬”代替前者,“文字作品報酬”分“稿費”和版稅等幾種形式,都應該享受優惠稅收政策。(2)版稅等作為“文字作品報酬”的重要形式,應該明確納入享受“按照5·6折計算納稅”范圍內。這一方面是實事求是厘清概念,一方面是避免和已經實行的國家版權局的法規發生內在沖突。而最根本的,是保證鼓勵創作的意圖更公正有效地落實。(3)本代表曾經建議對文字作品報酬實行免稅,目前看一時尚有難度。重視文學藝術,鼓勵想象力創造,對國家、民族的意義,怎么強調都不為過,因為,對文字作品報酬實行免稅是一個值得長期努力的方向。建議第一步,可以對部分特定人群進行文字作品報酬免稅,比如對獲得國家級文學獎項的作者實行文字作品報酬免稅。所謂國家級文學獎項(并非全國性的獎項),是非常少的,中國作家協會有明確界定,有四個: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駿馬文學獎(面向少數民族),全國優秀少年兒童文學獎。每四年一屆,每屆每一藝術門類的獲獎者一般僅五人,甚至不到五人。獲獎難度可想而知,權威性全國公認。讓這些國家級的大獎的獲得者,率先在稅收方面有獲得感,對全體文學藝術工作者是實實在在的的鼓舞,對文學創作和文化繁榮的意義很大,對全社會的價值觀也必將起到很好的引領作用。

5元刮刮乐中奖图片